欢迎光临迪思特,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留言板|企业邮箱

“不悲不喜”神一样的日本小企业

发表日期:2013-06-11 13:07:35 来源:admin 访问次数:934次

我喜爱的专业导演冯小刚和业余编剧王朔,在2012年拍摄的《非诚勿扰2》中李香山的人生告别会上,引用了据称是不羁的西藏情圣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词。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文字直白、浅显,但是视角独特,优美而深刻,非体会了“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的意境不能表达,道尽了时事洞悉的坦然和恬静,和由此而起的守望禅心。


不知为什么,去年初春,在我为复旦管院创投俱乐部,准备“先进制造业”论坛的第一次讲演稿时,提醒中国的实业家就技术升级的议题,应当高度关注曾经代表了世界最高制造业水平的日本产业体系时,这首诗就猛然闯入我的脑海。


在经历了“失去的20年”,曾经以为三菱、丰田等大型企业配套的方式,铸就了日本独步全球的制造业高地的中小企业体系已经在崩溃中。但是,日本的中小企业仍然在静默地期待中,期待可以拯救其脱离无边苦海的白手套,期待来自于中国的白马王子……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源于一个在旅居日本多年的朋友的引荐,我曾经陪了一个日本特种阀门企业的老板,非常认真地和国内一家上市的阀门公司讨论过投资收购的合作。


这家日本企业也在东京大田区,是非常典型的日本小企业。公司仅33人,却保持了在1,000摄氏度的高温和4,500磅的高压环境中,仍然可以正常工作的世界最高产品性能指标,而且,它的营业收入2亿多,厂房面积仅1,800平方米;而我们中国的阀门上市公司营业收入3亿多,但却雇佣了600多人,厂房面积近10万平方米。


我看着中日老板专注于技术问题的深入讨论,不由得由衷地感叹:神一样的日本小企业!


之所以有如此感慨,一则,是因为企业极其优异独特的技术禀赋,二则,实在是有悖与我们通常对于小企业的认知和想象:


1、 在全部约480万家的日本总数中,小企业占了99.7%;


2、
这些小企业大致人数在10-20名,数千万人民币的营业收入、为三菱、丰田、富士等大型企业配套,尤其是为其解决某个特定的技术问题,真正的“数十年如一日”;每个大企业的供应链体系内,常常有数千家这样的企业为之配套;


3、
也因为如此,小企业长期没有销售压力,得以专心研究特定的技术问题,持续提升产品性能,所以,其技术能力往往具业内一流,甚至可以毫不谦虚地声称是“世界唯一(only
one)”!


4、 这样的小企业,其实更像大企业的某个研发实验室;


5、
因为专向为某个大企业配套,所以来自于这个大企业的订单,会大致占据了其90%以上的收入,这些小企业内部没有专门的销售部,老板就是唯一的一个销售员,终其一生,可能需要打交道的客户不超过5个;


6、 日本制造业的真正实力,表面上体现为三菱、丰田等这样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实际上根源于数千家这样默默无闻的小企业。


80年代末,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日元被迫升值,日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痛苦”(阀门公司老板大山原话),1991年以来,日本开始陷入持续至今的衰退–
“失去的20年!”像丰田这样的大企业迁厂到海外,像夏普这样的大企业在本土陷入经营困境,这些均给为之配套的小企业带来了灭顶之灾。


这个,给我们中国企业以投资收购的方式,完成自身在技术、产品、生产管理、渠道和品牌等诸多方面的产业升级与转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战略良机。


2007年,日本曾上映过一部6集的电视连续剧《秃鹫》,就是描述的是当初美资基金,如秃鹫盯食腐肉那样收购日本陷于财务困难的日本企业。里面有个巧妙的情节,讲的是当日本本土企业家和基金投资家顽强抵御美资基金的恶意收购时,男主角PE合伙人鹫津专程秘密来到中国上海,真诚邀请中国实业家施以援手。极富象征意义!


对于来自于那个“不悲、不喜”日本小企业静默中的期待,我们中国的实业家和投资家,准备好了吗?


(高鹏 中日产业基金(顺守投资)创始合伙人)